《白于玉》简介

Jun20

《白于玉》简介

时间:2018/06/20 12:14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文史百科

《白于玉》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

作品名称,白于玉。创作年代,清代。作品体裁,小说。作者,蒲松龄。作品出处,《聊斋志异》卷三。

每嘉叹之。托相善者邀至其家。 领其言论风采[1]。曰:“焉有才如生。而长贫贱者乎?”因俾邻好致之曰[2]:“使青庵奋志霄[3]当以息女奉巾栉[zhì][4]。”时太史有女绝美。生闻大喜。确自信。既而秋闱[wéi]被黜[5]。使人谓太史:“富贵所固有。不可知者迟早耳。请待我三年。不成而后嫁。”于是刻志益苦[6]。一夜。月明之下。有秀才造谒。白皙短须。细腰长爪。

诘所来。自言:“白氏。字于玉。”略与倾谈[7]。豁人心胸[8]。悦之。留同止宿。迟明欲去。生嘱便道频过。白感其情殷。愿即假馆[9]。约期而别。至日。先一苍头送炊具来。少间。白至。乘骏如龙。生另舍舍之[10]。白命奴牵马去。遂共晨夕[11]。忻然相得。生视所读书。并非常所见闻。亦绝无时艺[12]。讶而问之。白笑曰:“士各有志。仆非功名中人也。”夜每招生饮。出一卷授 生。皆吐纳之术[13]。多所不解。

因以迁缓置之[14]。他日谓生曰:“曩所授。乃‘黄庭’之要道[15]。仙人之梯航[16]。”生笑曰:“仆所急不在此。 且求仙者必断绝情缘。使万念俱寂[17]。仆病未能也[18]。”白问:“故?” 生以宗嗣为虑。白曰:“胡久不娶?”笑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19]。’” 白亦笑曰:“‘请无好小色。’所好何如?”生具以情告。白疑未必真美。 生曰:“此遐迩所共闻[20]。非小生之目贱也[21]。

”白微哂而罢。次日。忽促装言别。生凄然与语。刺刺不能休。白乃命童子先负装行。两相依恋。 俄见一青蝉鸣落案间。白辞曰:“舆已驾矣。请自此别。如相忆。拂我榻而卧之。”欲再问。转瞬间。白小如指。翩然跨蝉背上。嘲哳而飞[22]。杳入云中。生乃知其非常人。错愕良久[23]。怅怅自失。逾数日。细雨忽集。思白綦切。视所卧榻。鼠迹碎琐;慨然扫除[24]。设席即寝。无何。见白家童来相招。忻然从之。俄有桐翔集[25]。

童捉谓生曰:“黑径难行。可乘此代步。”生虑细小不能胜任。童曰:“试乘之。” 生如所请。宽然殊有余地。童亦附其尾上;戛然一声。凌升空际。未几。见一门。童先下。扶生亦下。问:“此何所?”曰:“此天门也。”门边有巨虎蹲伏。生骇俱。童一身障之。见处处风景。与世殊异。童导入广寒宫[26]。 内以晶为阶。行人如在镜中。桂树两[27]。参空合抱;气随风。香无断际。亭宇皆红窗[28]。时有美人出入。冶容秀骨。

旷世并无其俦。童言:“王母宫佳丽胜[29]。”然恐主人伺久。不暇留连。导与趋出。移时。见白生候于门。握手入。见檐外清水白沙。涓涓流溢;玉砌雕阑。殆疑桂阙[30]。 甫坐。即有二八妖鬟。来荐香茗。少间。命酌。有四丽人。敛衽鸣[31]。给事左右[32]。才觉背上微痒。丽人即纤指长甲。探衣代搔。生觉心神摇曳。 罔所安顿。既而微醺。渐不自持。笑顾丽人。兜搭与语[33]。美人辄笑避。 白令度曲侑觞[yòu shānɡ][34]。

一衣绛绡者。引爵向客[35]。便即筵前。宛转清歌。诸丽者笙管敖[36]。呜呜杂和[37]。既阕。一衣翠裳者。亦酌亦歌。尚有一紫衣人。与一谈白软绡者。吃吃笑暗中[38]。互让不肯前。白令一酌一唱。 紫衣人便来把盏。生托接杯。戏挠纤腕。女笑失手。酒杯倾堕。白谯诃[qiáo hē]之[39]。 女拾杯含笑。俯首细语云:“冷如鬼手馨。强来捉人臂[40]。”白大笑。罚令自歌且舞。舞已。衣淡白者又飞一觥[41]。

生辞不能酹。女捧酒有愧色。乃强饮之。细视四女。凤致翩翩[42]。无一非绝世者。遽谓主人曰:“人间 尤物[43]。仆求一而难之;君集群芳[44]。能令我真个销魂否[45]?”白笑曰:“足下意中自有佳人。此何足当巨眼之顾[46]?”生曰:“吾今乃知所见之不广也。”白乃尽招诸女。俾自择。生颠倒不能自决[47]。白以紫衣人有把臂之好。遂使被奉客。既而衾枕之爱。极尽绸缪[48]。生索赠。女脱腕钏付之[49]。

忽童入曰:“仙凡路殊。君宜即去。”女急起。遁去。生问主人。童曰:“早诣待漏[50]。去时嘱送客耳。”生怅然从之。复寻旧途。将及门。回视童子。不知何时已去。虎哮骤起。生惊窜而去。望之无底。而足已奔堕。一惊而寤。则朝暾已红[51]。方将振衣[52]。有物腻然坠褥间[53]。视之。钏也。心益异之。由是前念灰冷。每欲寻赤松游[54]。而尚以胤续为忧[55]。过十余月。昼寝方酣。梦紫衣姬自外至。怀中绷婴儿曰[56]:“此君骨肉[57]。

天上难留此物。敬持送君。”乃寝诸床。牵衣覆之。匆匆欲去。生强与为欢。乃曰:“前一度为合卺。今一度为永诀。百年夫妇。尽于此矣。君倘有志[58]。或有见期。”生醒。见婴儿卧褥间。绷以告母。母喜。佣媪哺之。取名梦仙。生于是使人告太史。自己将隐。令别择良匹。太史不肯。生固以为辞。太史告女。女曰:“远近无不知儿身矣。令改之。是二天也[59]。”因以此意告生。生曰:“我不但无志于功名。兼绝情于燕好。所以不即入山者。

徒以有老母在。”太史又以商女。女曰:“吴郎贫。我甘其藜藿[60];吴郎去。我事其姑嫜:定不他适。”使人三四返。迄无成谋[61]。 遂诹日备车马妆奁[62]。嫔于生家[63]。生感其贤。敬爱臻至。女事姑孝。曲意承顺。过贫家女。逾二年。母亡。女质奁[lián]作具[64]。罔不尽礼。生曰:“得卿如此。吾何忧!顾念一人得道。拔宅飞升[65]。余将远逝[66]。一切 付之于卿。”女坦然。殊不挽留。生遂去。

女外理生计。内训孤儿。井井有法[67]。梦仙渐长。聪慧绝伦。十四岁。以神童领乡荐[68]。十五入翰林。每褒封。不知母姓氏。封母一人而已。值霜露之辰[69]。辄问父所。母具告之。遂欲弃官住寻。母曰:“汝父出家。 今已十有余年。想已仙去。何处可寻?”后奉旨祭南岳[70]。中途遇寇。窘 急中。一道人仗剑入。寇尽披靡。围始解。德之。馈以金。不受。出书一函。 付嘱曰:“余有故人。与大人同里。烦一致寒暄。”问:“何姓名?”答曰:“王林。

”因忆村中无此名。道士曰:“草野微贱。贵官自不识耳。”临行。 出一生钏曰:“此闺阁物。道人拾此。无所用处。即以奉报。”视之。嵌镂 精绝。怀归以授夫人。夫人爱之。命良工依式配造。终不及其精巧。遍问村中。并无王林其人者。私发其函。上云:“三年鸾凤。分拆各天[71];葬母教子。端赖卿贤[72]。无以报德。奉药一丸;剖而食之。可以成仙。”后书“琳娘夫人妆次”[73]。读毕。不解何人。持以告母。母执书以泣。

曰:“此汝父家报也[74]。琳。我小字。”始恍然悟“王林”为拆白谜也[75]。悔恨 不已。又以钏示母。母曰:“此汝母遗物。而翁在家时。尝以相示。”又视丸。如豆大。喜曰:“我父仙人。啖此必能长生。”母不遽吞。受而藏之。会葛太史来视甥[76]。女诵吴生书[77]。便进丹药为寿。太史剖而分食之。 顷刻。精神焕发。太史时年七旬。龙钟颇甚[78];忽觉筋力溢于肤革。遂弃舆而步。其行健速。家人坌[bèn]息始能及焉[79]。

逾年。都城有回禄之灾[80]。火终日不熄。夜不敢寐。毕集庭中。见火势拉杂。侵及邻舍。一家徊徨[81]。不知所计。忽夫人臂上金钏。戛[jiá]然有声。脱臂飞去。望之。大可数亩;团覆宅上。形如月阑[82];口降东南隅[83]。历历可见。众大愕。俄顷。火自西来。近阑则斜越而东。迨火势既远。窃意钏亡不可复得;忽见红光乍敛。钏铮然堕足下。都中延烧民舍数万间。左右前后。并为灰烬。独吴第无恙。惟东南一小阁。化为乌有。

即钏口漏覆处也。葛母年五十余。或见之。犹似二 十许人。

注释。[1]领:领略;意为观察得知。[2]致之:传话给吴生。

致:致意。转达。[3]奋志云霄:指奋发立志取得科举功名。[4]奉巾栉:侍奉盥沐:以女许婚的谦词。[5]秋闱被黜:乡试落选。秋闱。指乡试。[6]刻志益苦:更加刻苦励志。[7]与:此从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于”。[8]豁人心胸:使人心胸开朗。[9]假馆:借宅寄居。馆。房舍。[10]另舍舍之:出别院给白生居住。[11]共晨夕:朝夕相处。潜《移居二首》之一:“闻多素心人。

乐与 数晨夕。”[12]时艺:相对于古文而言。明清称科举考试所用的八股文为时艺。又 称“举子业”。“四书文”。[13]吐纳之术:旧时方术家养生健身的法术。类似于深呼吸。参卷一《灵 官》注。[14]迂缓:迂阔而不切于实用。[15]黄庭:《黄庭经》。道教经典《上清黄庭内景经》和《上清黄庭外 景经》的总称。两书皆以七言歌诀讲述养生修炼的原理。为历代道教徒及修 身养性者所重视。要道。指养生修炼的重要原理。

[16]梯航:梯子和渡船。成仙的凭借。[17]万念俱寂:一切世俗杂念都归于寂灭。[18]仆病未能:我怕做不到。借用枚乘《七发》楚太子回答吴客用[19]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借用《孟子·梁惠王》齐宣王搪塞孟子的话。 下句“王请无好小色”。借用同篇孟子诱导齐宣王的话。[20]遐迩:远近;谓一方围。[21]目贱:眼光庸陋。鉴赏力低下。[22]嘲晰:象声词。又作“嘲”。“啁哳”。形容声 音繁细。此指蝉鸣声。

[23]错愕:仓皇惊诧。[24]慨然:叹悔貌。《诗·王风·中谷有》;“有女仳离。其 叹矣。”集传:“。叹声。”[25]桐风:鸟名。即桐花凤。店德裕《李文饶集》别集一《桐花风扇 赋序》:“成都夹岷江。矶岸多植紫桐。每至暮春。有灵禽五色。小于玄鸟。 来集桐花。以饮朝露。及落则烟飞雨散。不知其所往。”[26]广寒宫:月宫。详卷一《劳山道士》注。[27]两章:两株。大村曰章。见《史记·货殖列传》索隐。

[28]亭宇:亭子和房屋。《楚辞》宋玉《招魂》:“高堂邃宇。槛层轩 些。”注:“宇。屋也。”[29]王母:王母娘娘;古代神话中“西王母”几度变后的形象。在《山 海经》中。西王母是半人半兽职掌瘟疫。刑罚的怪神。在《穆天子传》。《汉武内传》里。她被人化为美妇人型的女仙。在《墉城集仙录》里。她成为掌 管女仙名籍的神仙领袖。经历长期民间传说。她的住处由西方搬到了天上。 而仙桃或蟠桃盛会。成为西王母——王母娘娘形象的重要特征。

[30]桂阙:即月宫。因相传月中有桂树。故名。[31]敛衽鸣:谓近前礼窖。敛衽:整敛衣襟。妇女行拜礼的动作:指对 客人致敬。鸣:走动时腰间玉饰相碰击。琅作响。[32]给事:供役使。侍奉。[33]兜搭:搭讪。[34]度曲侑觞:唱曲劝酒。[35]引爵:斟酒。[36]敖曹:义同“嗷嘈”。声音喧闹。[37]呜呜杂和:伴唱者曼声相和。呜呜。拖着长腔。《汉书·恽传》 报会字书:“仰天击缶。而呼呜呜。”[38]吃吃:忍笑声。

[39]谯诃:同“谯呵”。申斥。[40] “冷如鬼手馨”二句:手凉得象鬼手。硬要来抓人的胳臂。《世说 新语·忿狷》:“王司州尝乘雪往王螭许。言气少有牾逆于 螭。便作色不夷。司州觉恶。便舆床就之。持其臂曰:‘汝讵复足与老兄计?’ 螭拨其手曰:‘冷如鬼手馨。强来捉人臂。’”馨。晋人用作语助辞。[41]飞一觥:疾忙斟满一杯。飞觥。通常叫“飞觞”。对方刚刚饮完前 杯。又急速为之斟上。意在让对方多饮。[42]翩翩:形容风采美好超逸。

[43]尤物:本指特异超俗的人或物。后多指绝色美女。[44]群芳:群花。喻成群的美女。[45]真个销魂:俞焯《诗词馀话》:詹天游风流才思。不减昔人。宋驸 马杨镇有十姬。皆绝色。其中粉儿者尤美。杨镇召詹次宴。出诸姬佐觞。詹 看中粉儿。口占一词:“淡淡青山两点春。娇羞一点口儿樱。一梭儿玉一云。 白藕香中见西子。玉梅花下遇文君。不曾真个也销魂。”杨镇乃以粉儿赠之。 曰:“天游真个销魂也。”后诗文多以真个销魂指男女交合。

[46]巨眼:意 思是眼力高。识见超卓。恭维别人有眼力的说法。[47]颠倒:反来覆去。[48]绸缪:这里义同“缠绵”。形容男女欢爱。难舍难分。[49]金腕钏:金手镯。[50]待漏:百宫黎明入朝。等待朝见皇帝。这里指等待朝见玉帝。[51]朝暾:朝阳。[52]振衣:抖动上衣。起床的动作。[53]腻然:细柔滑润的感觉。[54]赤松:赤松子。传说中的仙人。为神农时雨师。服水玉以教神农。 能人火不烧。后至昆仑山。

常入西王母石室。随风雨上下。见刘向《列仙传》 及干宝《搜神记》。《史记·留侯世家》:“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55]胤续:后代。胤。嗣。[56]绷:柬裹小儿的布幅。即襁褓。这里意思是用布幅束裹着。[57]骨肉:指亲生儿女。[58]有志:指有志于修炼成仙。[59]二天:两个丈夫。《仪礼·丧服传》:“夫者。妻之天也。”[60]藜藿:藜与藿。贫者所食的两种野菜。《韩非子·五蠹》:“粝粢[lì zī]之食。

藜藿[lí huò]之羹。”[61]成谋:成议。协议。[62]诹日:选择吉日。诹。咨询。[63]嫔:新妇嫁住夫家。俗称“过门”。此句谓吴生未行亲 迎之礼。太史主动送女完婚。[64]质奁作具:典押妆奁。为婆母治葬具。[65]一人得道。拔宅飞升:《太平广记》十四《许真君》引《十二真君 传》:许逊。字敬之。东晋道士:家南。传说于东晋宁康二年。在 南昌西山。全家四十二口拔宅飞升。[66]远逝:远去。逝。

往。[67]井井:有条理的样子。《荀子·儒效》:“井井兮其有理也。”[68]神童:指特别聪慧的儿童。唐宋科举有童子科。应试者称应神童试。明清无 此科。谓以少年参加乡试中举。如古之膺神童举。[69]霜露之辰:《礼记·祭 义》:“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怆之心。非其寒之谓也。”后因以霜 露之辰指祭祖的日子。[70]祭南岳:岳。又作“”。汉宣帝时曾定安徽天柱山为南岳。后改定 湖南衡山为南岳。相沿至今。

汉时五岳秩比三公。唐玄宗宋真宗封五岳为 王。为帝。明太祖尊五岳为神。历代封建帝王多亲往致祭。或按时委员代祭。[71]各天:各在天之一方。[72]端赖卿贤:确实仰赖夫人贤慧。[73]妆次:意思是奉达妆台左右。旧时致平辈妇女书信的一种习惯格式。[74]家报:家信。[75]拆白谜:又叫拆白道字。用离析字形来说话表意的一种修辞格式。 因为所拆字夹杂在语句中间需要辨测。近于谜语。所以叫拆白谜。[76]甥: 女儿的子女。

《诗·齐风·猗嗟》:“不出正号。展我甥兮。”传:“外孙 曰甥。”[77]诵:念;口述。[78]龙钟:身体衰惫步履蹇滞的样子。[79]坌息:呼吸急促。喘粗气;此谓急行气促。坌。喷涌。[80]回禄之灾:火灾。回禄。我国古代神话中的火神。《左传·昭公十 八年》:“禳火于玄冥。回禄。”注:“玄冥。水神。回禄。火神。”[81]徊徨:徘徊。彷徨。[82]月阑:月亮周围的光气。其形如环。通称月晕。[83]降:座落。

译文。有一个书生叫吴筠。字青庵。少年时就很有名气。

当地葛太史曾看过他的文章。给以好评。因喜欢他的文才。就托与吴筠要好的人请他来交谈。以观察他的言谈与文采。并说:“哪里有像吴筠这样的才学还长期过穷日子的呢?”并叫邻居们传话给吴筠:“要是能奋发上进考取功名。我就把女儿嫁给他。”葛太史有一个女儿。长得很漂亮。这话传到吴筠耳朵里。他非常高兴。也很有信心。可是第一次考试就落了榜。他就托人转告太史:“我能富贵那是命中注定。

只不过不知道是早是晚。请等我三年。我实在不能成功。他的女儿再另嫁。”由是他更加刻苦学习。一天夜里。明月之下。有一个秀才来拜访他。这人长得白净脸。短头发。细细的腰。长长的手。吴生有礼貌地问这人从哪里来。有什么事。那人说:“我姓白。字于玉。”两人又稍稍说了几句话。吴生觉得此人心胸开阔。心里很是赏识。就留白生同宿一处。白生也不推辞。睡到天明才走。吴生再三嘱咐。顺便时再来叙谈。白生也觉得吴生诚实热情。就提出要在吴生家借住。

吴生非常同意。约好搬家的日子。就分手了。到了搬家的那天。先是一个老头送炊具及其它用具来。随后白生才到。他骑一匹白龙马。吴生迎接进来。忙命家人打扫房间安排住下。白生也打发跟来的人牵马回去。从此以后。两人朝夕相伴。互相研讨学问。各有收益。吴生见白生读的书不是常见的书。也没有八股文一类的文章。便奇怪地问白生。白生回答说:“人各有志。我不是求功名的人。”晚上还经常请吴生到他屋里喝酒。拿出一卷书来给吴生看。

书中都是些气功方面的事。吴生看不懂。便信手放在一边。又过几天。白生对吴生说:“那天晚上给你看的书。书中讲的都是些《黄庭经》的要术。是羽化登仙的入门教材呀。”吴生笑着说:“我对成仙不感兴趣。成仙得断绝情缘。没有杂念。这我是做不到的。”白生问他:“为什么?”吴生回答是为传宗接代。白生又问:“为何这么大年纪还不娶亲呢?”吴生笑道:“‘寡人有疾。寡人好色’。”白生说:“‘王请无好小色’。你想娶个什么样的意中人?”吴生才把等葛太史女儿的事告诉了白生。

白生怀疑葛家女子未必真美。吴生说:“这女子美是远近都知道的。不是我自己眼光浅。”白生一笑了之。第二天。白生忽然整理行装。对吴生说是要走。吴生依依不舍。难过地与白生絮絮话别。不忍分离。白生就叫童子背了行李先走。自己与吴继续说话。忽然见一个青蝉叫着落在桌子上。白生告辞说:“车子已经来了。我告辞了。以后你着想我。就扫一扫我睡的床。躺在上面。”吴生听了刚想再问什么。转眼间。白生就缩小得像指头一样大。一翻身骑在青蝉背上。

吱地一声飞走了。渐渐消失在彩云中。吴生这才知道白生不是平常人。惊愕了很久。才怅然若失地回房。过了几天。天上忽然下起蒙蒙细雨来。吴生很想念白生。就走到白生住的房间。一看白生住的床上布满了老鼠的爪迹。叹了口气。用条帚扫了一下。铺上一席子躺下休息。不多时。就见白生的书童来请他。吴生非常高兴。跟了童子就走。一霎时。见一群小鸟飞来。童子捉住一个对吴生说:“黑路难走。可骑小鸟飞行。”吴生顾虑这么小的鸟能担负得动吗?童子说:“可以骑上试试。

”吴生就试着骑在上面。见鸟背非常宽绰。童子也骑在他身后。只听嘎的一声就飞上了天空。不多时。眼前出现一座红门。鸟落了地。童子先下。扶吴生也下来。吴生问:“这是哪里?”童子回答说:“这是天门。”门两边有一对大老虎蹲在那里。吴生很害怕。童子护着他领着进去。只见处处风景与世间大不相同。童子领他到了广寒宫。宫内都是水晶台阶。走路像走在镜子上一般。两棵大桂花树。高大参天。荫翳天日。花气随风飘来。香气袭人。房屋。

亭子都是一色红窗红门。时常有美女出出进进。个个端庄秀美。人间无比。童子说:“王母宫的宫女更漂亮。”因怕白生等久了。没能多留。童子匆忙领他走出广寒宫。又走了一段路。就看见白生在门口等他。白生一见到吴生。忙上前来握住他的手。领他进了院子。吴生见屋檐下清水白沙。涓涓流淌。玉石雕砌的栏杆。好像月宫一样。刚进屋坐下。就有妙龄女子前来献香茶。接着就摆上酒宴。四个美女。金佩玉环。叮当作响。侍立两边。吴生刚觉背上有点痒痒。

就有美人伸入细手用长指甲轻轻搔痒。吴生直觉心神摇曳。一时平静不下来。不一会儿。就喝得有点醉意。渐渐掌握不住自已。笑着看看美人。殷勤地与美女说话。美女每每笑着避开他。白生又命美女唱歌佐酒。一红纱女子端着酒杯献酒。一面唱动听的歌曲。众美女也都随着一起演奏起来。奏完。一个绿衣女子一面唱歌。一面献酒;一个穿紫衣的和一个穿白纱衣的女子嗤嗤笑着。暗中互相推让。不敢向前。白生又命她们一人唱歌。一人敬酒。于是紫衣女便来敬酒。

吴生一面接杯。一面用手挠女子的手腕。女子一笑失了手。把酒杯掉在地上打碎了。白生责备她。这女子含笑捡杯。低下头细声说:“冷如鬼手馨。强来捉人臂。”白生大笑。罚紫衣女自唱自舞。紫衣女舞完后。白衣女又来敬一大杯。吴生绝;白衣女捧酒不快。吴生只得又勉强喝了。吴生用醉眼细看这四个女子。都风度翩翩。没有一个不是绝世佳人。吴生忽然对白生说:“人间的美女。我求一个都很难。你这里这么多漂亮的美人。能不能让我真正快乐快乐?”白生笑着说:“足下不是有意中人吗?这些你还能看上眼?”吴生惭愧地说:“我今天才知道我见识得太少。

”于是白生就召集起所有美女让吴生选择。吴生看看哪个也好。一时拿不定主意。白生因为紫衣人曾和他有过捉臂之交。便吩咐她抱了被子去侍奉吴生。吴生与紫衣女同床睡觉。尽情欢乐。恩爱无比。事后。吴生向紫衣女索取信物。她就摘下金手镯赠给他。忽然童子来说:“仙人凡人有别。请吴先生马上回家。”女子急忙起床出门去了。吴生问童子白生哪里去了。童子说:“早去上朝了。他吩咐我去送你。”吴生闷闷不乐。只好跟童子按原路返回。到了天门。

一回头。童子不知何时已不见了。门边的两个老虎张着大嘴一起向他扑来。吴生急忙快跑。眼前却是一条无底的山谷。想住脚巳来不及了。一头扎进了山谷。吃了一惊。出了一身冷汗。一睁眼。原来是做了个梦。太阳已红彤彤的了。拿起衣服一抖。觉得有件东西掉在床上。一看。正是那金镯子。吴生心里好生奇怪。从此。吴生想升官发财。娶美女的心思。全部没有了。心灰意冷。对人间不感兴趣。一心向往名山大川。拜寻赤松子。得道成仙。然而他还一直没有忘记传宗接代。

又过了十几个月。有一天。吴生白日睡觉正浓。忽然梦见紫衣女子自外边进来。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对吴生说:“这是你的骨肉。天上难留这个孩子。所以抱来送还你。”说罢。把孩子放在床上。又用衣服盖好。匆匆就走。吴生一把拉住她。要她再住一夜。紫衣女说:“上次同床为新婚。这一次同床为永别。百年夫妻就到这里。若郎君有志。或者还能相见。”吴生醒来。见婴儿睡在身边被褥之中。赶快抱着去见母亲。他母亲高兴得不得了。于是雇了奶娘喂养这个婴儿。

起了个名字叫梦仙。吴生有了孩子。就托入转告葛太史。说自己要去隐居。请他女儿另嫁。太史不肯。吴生固辞。太史便告诉了他女儿。女儿说:“远近没有不知道我已许配吴生了。今又改嫁别人。这不是嫁了二夫吗?”于是葛太史又把这话转告了吴生。吴生说:“我不但已经不图功名。而且也绝情于男女了。我所以没有马上进山。只是因为尚有老母健在。”太史又把吴生的话告诉女儿。女儿说:“吴郎穷。我甘心跟他吃糠咽菜;吴郎要去。我就在家侍奉婆母。

定然不另嫁他人。”如是再三。商量不妥。葛太史最后还是择了日子。用车马把女儿送到了吴家。吴生感念妻子的贤惠。特别敬爱她。女子侍奉婆母非常孝顺。也不嫌家里贫穷。过了两年。吴母死了。葛女卖了嫁妆。安葬了婆母。尽到了礼节。吴生对妻子说:“我有像你这样的贤妻。还有什么忧愁!只是听说一人得道。拔宅飞升。所以想离家出走。家中一切就拜托给你了。”葛女也坦然答应。一点也不挽留。于是吴生就辞别妻子出走了。吴生走后。葛女外理生活。

内训娇儿。治家井井有条。梦仙也渐渐长大。学习聪明过人。十四岁中了秀才。人称神童;十五岁又入翰林。每次皇上褒封。不知他的生母是谁。只封葛氏一人。每次有祭礼。梦仙总是问父亲在哪里?他的养母就实话告诉了他。梦仙想辞官不做。去找父亲。养母说:“你父亲已走了十几年了。想来也已成仙了了你哪里去找?”后来。梦仙奉旨去祭南岳。路上碰到一伙强盗。正在危急之时。来了一个持剑的道士。强盗被吓跑了。为他解了围。梦仙很感激他。

赠给道士银子。道士不要。只拿出一封信托梦仙捎回。嘱咐说:“我有个朋友与大人是同乡。托你代问个好。”梦仙问:“你朋友叫什么?”回答说:“王林。”梦仙想来想去村中没有这个人。道士说:“他是个老百姓。大人可能不认识他。”道士临走拿出一只金镯子说:“这是闺阁之物。我拾了来没有用。就送给你作为捎信的报答吧!”梦仙拿着手镯细看。做工精细。镶嵌精美。就拿回家去给了他夫人。夫人很珍爱。叫能工巧匠照样再造一只配成对。

怎么也造不了这么好。梦仙遍问村中百姓。并没有王林这个人。实在无法找到。就打开信看。信中写着:“三年鸾凤。分拆各天。葬母教子。端赖卿贤。无以报德。奉药一丸。剖而食之。可以成仙。”后面写着:“琳娘夫人妆次。”念完了仍不知是什么人。就拿着去问他养母。养母一看便哭了。说:“这是你父亲的家书。琳是我的小字。”梦仙才恍然大悟。王林是琳字的拆白。悔恨得不得了。又拿出镯子请母亲看。母亲说:“这是你生母的遗物。你父在家时。

常拿出来给我看。”又看药丸。有豆子那样大。梦仙高兴地说:“我父亲是仙人。吃了这丸子一定长生不老。”他母亲没有立刻吃。暂时藏了起来。等葛太史来看外孙时。便给他念了吴生的信。并奉上丹丸给他添寿。太史一分两半。与女儿分吃了。顿时精神焕发。太史已七十多岁老态龙钟。吃了丹丸忽然筋骨强壮。不坐车马。步行走得很快。家人跑路才跟上他。又过了一年。城里发生了火灾。大火终日不灭。全城人都不敢睡觉。梦仙家的人都在院子里看。

见大火渐渐漫延过来。一家人无计可。忽然夫人手上的金镯子嘎然作响。自行脱手飞上天空。逐渐扩大。圆圆地盖在宅子上。镯子口朝东南。众人都惊呆了。一霎时。火自西来。烧到镯子边就转向了东。等火势烧远了。众人认为镯子不会再回来时。忽见红光一下收敛起来。镯子当地一声掉在夫人足下。这次城中大火烧了民房几万间。前后左右都成灰烬。只有吴宅安然无恙。只有东南角一小阁被烧。正是镯子口处没盖住的地方。葛女年五十多岁时。有人看见。

还像二十多岁人一样。

评价。纪晓岚:“才子之笔。莫逮万一。

不外记神仙狐鬼精魅故事。然描写委曲。叙次井然。用传奇法。而以志怪。变幻之状。如在目前;又或易调该弦。别叙崎人异行。出于幻灭。顿入人间;偶叙琐闻。亦多简洁。故读者耳目。为之一新。……明末志怪群书。大抵简略。又多荒诞不情;《聊斋志异》独于详尽之处。示以平常。使花妖狐魅。多是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突。知复非人。”。

作者简介。蒲松龄。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

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槃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

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推荐阅读:

历史上真实的吕布 是三姓家奴还是直爽男儿?

揭秘:宋美龄为何屡次拒绝会见丘吉尔?

战国七雄之赵国为何亡于妓女之手?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