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媒报道八路军女兵慰劳国民党军的真相

Jun27

二战日媒报道八路军女兵慰劳国民党军的真相

时间:2014/06/27 15:57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历史军事

   八路军成立之时,除了共产党“共产共妻”以外,日本军方对善于保密,有严格纪律的中共军队怎样打仗没有充足情报,于是,五花八门的报告出台了。9月10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共产党组织了五百名“共产尖兵少女队”慰劳国民党军。对共产主义完全不懂的记者出这样的错误也就罢了,但日军情报大佐,也有弄出很雷人的报告来的——日军情报大佐的雷人报告——八路打仗靠女兵献吻

  日军当时的情报会让人觉得说胡话吗?
  那您只好自己判断吧。
  比如有个叫深田恭藏的”支那通“教授为日本军部写了本叫做《支那共产军现势》的小册子,其中写道,在陕西延安存在一个由”三十名妇人斗士“组成的共产党组织,这些人大多是共产党高层领导人的太太和准太太。甚至,他还详细罗列了这三十人的名单及其婚姻关系。准确与否呢,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远在延安,大名却让鬼子都知道,能上这个名单的女性应该感到荣耀。
  虽然有把贺子珍写成”贺志珍“,杨尚昆写成”杨尚琨“之类的小错误,这个名单几乎把出身红军的女干部几乎一网打尽。倒是可以反映出日本人干什么事儿都认真得一根筋的性格。
  不过,名单之外的分析呢……
  深田认真地分析道——这个”三十名妇人斗士“的组织是干什么的呢?她们都是出身工农,参加过长征的,都是”有力党员之妻“,于是共产党让她们训练了一千多名女学生,在全国学校机关中建立秘密组织,专门指导中国女人反日抗日。中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的参加反日抗日运动呢?源头就是因为存在这样一个由”三十名妇人斗士“组成的”指导部“啊!
  想想双枪快马的贺子珍去指导一二九学生运动……
  那还不得闹得跟《潜伏》里边那个女游击队长翠平似的?
  事实上,虽然一直拿”反共“做侵华的重要理由,一直到抗战开始,日本人对中国共产党特别是其部队的情报一直做得很糟糕。这一来是因为红军活动的地区当时主要在南方,日军侵华则是从北方开始,没怎么和红军交过手,所以军事上对共产党不大重视;二来想深入红军了解情况很不容易——共产党的组织纪律严格,不容易打进去是一方面,红军动不动就来四渡赤水那种诡异的机动,委员长十几路大军都追不上,你让日本间谍怎么去找红军了解情况呢?
  想象日本特务追着红军爬雪山过草地……
  这个不重视带来了惨痛的后果。七七事变以后,华北突然冒出来个第十八集团军,接连跟锐气正盛的日军打了几仗,战法怪异,不是拦腰一刀就是拿板砖往后脑勺上砸;战斗力强,三枪打出就扑上来肉搏,连一只胳膊的都能砍人头当球踢。
  吃了大亏的鬼子纳闷了,说这支中国军是哪儿来的,怎么这么邪性呢?
  一来二去,才算明白了——原来是共产党的人啊!
  这下子日军可不干了,当时日军上层关于共产党的情报居然是贺龙正带五千人马东下长江,去参加镇江保卫战。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于是,日军终于痛下决心,命令情报部门不惜代价,火速收集共产党军队的情报,迅速提供给军部,作为作战参考使用。
  日本陆军中野学校培养了大量对华特工人员,但是缺乏对中共的了解。
  不过,日军并不是糊涂虫,很明白深田教授这种书房里的”支那通“不大靠得住,这种军事上的事情,得陆军自己干。
  这项不惜成本的事情,就交给了日本陆军中的”情报天才“大久保弘一大佐(接受任务的时候还是中佐)。
  “土八路打仗不怕死因阵前女共党献吻”,就是这位大佐的杰作。
  接到命令以后,大久保弘一责无旁贷,立即调动日军中的谍报资源,率领两个中佐级高级特工四处奔走,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质量编成了一份关于中共军事政治力量的报告材料交付大本营,即所谓“大久保报告”。
  1938年,这部材料的主要部分由高山书屋出版,题名为《赤色支那》,成为日本朝野研究中国共产党组织和军事特点的一部重要参考书。
  大久保弘一的《赤色支那》
  按说,大久保弘一大佐来做这份研究,颇有点儿杀鸡用牛刀的意思。大久保弘一,爱知县人,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在日军中有才子之称。此时担任日本陆军新闻班中佐分部长,后历任台湾军报道部大佐部长,陆军省新闻班南方军大佐派遣官等职,日军中人人必读的《陆军读本》,作者就是他。
  不过,大久保弘一最有名的一件事,却是在二二六兵变之中。1934年,在这场我国历史教科书也曾描述的未遂政变中,日本陆军驻东京的三个步兵联队和一个炮兵联队部分官兵起事,枪杀藏相、内大臣、教育部长等重臣,袭击首相官邸。对陆军一向颇为纵容的日本政府和皇室闻变大惊,仓促任命香椎浩平中将组织戒严司令部对抗叛军。无奈日本陆军下克上已经成了传统,同情叛军的人员甚多,香椎中将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一度举止维艰,徒呼奈何。此时,在戒严司令部担任新闻班少佐报道官的大久保弘一挺身而出,匆匆起草了一份后来很是着名的《告士兵书(兵に告ぐ)》,其中,既利用天皇的敕令“晓以大义”,又委婉劝诫叛军官兵各顾妻子,写得声情并茂,入木三分。这份文告迅速通过广播向叛军播放,同时,大久保还果断地提出请求,将此文稿印刷成传单三万份,由立川机场起飞宣传飞机向叛军抛洒。
  这份文告给叛军心理以重大打击,成功地造成了叛军的动摇,稳定了局面和军心,为二二六兵变的平息起到了极大作用。
  不得不说此人很有手段,颇有点儿中国空军传单轰炸日本(日本称为“怪飞机事件”)的意思呢。
  以一个小小少佐之身,解决诸多大将,大臣们不能解决的问题,大久保因此被刮目相看。说起来这也是一个可能被写进日本历史的人物呢。把研究土八路的差事交给这样一位精明干练的军官来办,日军上下显然都很有期待。实际上,他的报告和《赤色支那》一书都很受日军内部的重视。
  不过,要是让萨这中国人看起来,大久保虽然文笔精彩,写的东西深入浅出,但他的研究成果不是让人产生狐疑——我还得提醒看文的兄弟别转给那个写松山,叫余戈的家伙,那家伙是现役解放军,看这日本大佐笔下的我党我军,闹不好有口吐白沫的危险。
  实话说,这位大佐有些内容写得还是不错的。

推荐阅读:

清朝巨贪和珅被查时家中搜出多少财产

南京慰安妇遗书曝光 9岁遭日军强暴

清朝官阶制度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